當前位置:ONE一個 > 情報 >查看內容

在中國,應該出現更多的韓寒

發布時間:2020-06-12 00:03|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在中國,最知名的80后青年作家有兩名。

一個是寫著青春疼痛文學的郭敬明,另一個是以詼諧荒誕揭露為主的韓寒,他們是兩個極端。

相較而言,韓寒的風評更好一點,而韓寒原先是韓寒父親韓仁均的筆名,后來用的少了,又心疼這個筆名,便讓韓寒成了韓寒。

只不過,被父親寄予厚望的韓寒,小時候并不是個好學生。

為了讓他上個好學校,韓仁均又花錢又找人,終于把韓寒安排進了學霸云集的羅星中學。

可是,韓寒的成績經常在50名開外,卻對語文特別感興趣,上課時,別人寫一篇作文,他能寫兩篇。

中考那年,韓寒由于跑步特長進入了松江中學。

高一期末考試,他以七門成績不及格在學校名聲大噪,老師們都覺得他的未來很暗淡。

在這一年,國家取消了報刊雜志的國營模式,改為自負盈虧,所以很多機構都開始舉辦各種比賽。

新概念作文大賽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而韓寒也以一篇《杯中窺人》在大賽中脫穎而出。

次年,韓寒主動辦理退學,小說《三重門》應勢推出。

作為一個剛成年的小孩,韓寒的效應是巨大的,《三重門》一出版就買了200萬冊,讓韓寒一躍成為暢銷書作家。

2003年,他背著稿費來到了北京,追求自己的賽車夢,然而到一個陌生的行業,其艱辛可想而知。

韓寒的賽車每次都到不了終點,因為在半路上,他的車就翻到溝里了,以至于一有韓寒的比賽,場邊的觀眾就會喊:“韓寒,再翻一個。”

那時候的韓寒,日子過得很清苦。

因為稿費根本無法支撐賽車上的開銷,一起玩車的朋友都很富有,每次吃飯,他都不敢去。

幸好,他遇到了亦師亦友的徐浪,帶著他走出了泥濘,可徐浪卻在2008年的拉力賽中不幸身亡。

韓寒曾在他的文章里這樣描述徐浪:“我賽段里的每一個動作也許都有你的影子,你讓我知道有些東西是不會磨滅的。

你讓我學會了笑對一切,你讓我懂得世界上再多人企圖抹黑,甚至這世界再黑,你只需笑,而且要咧開嘴,因為你的牙齒永遠是白的。”

對待朋友真誠的韓寒,交際圈很廣,文娛圈、科技圈,他都有朋友。

曾為大鵬、叫獸易小星、鄧超免費客串電影,為高曉松、羅永浩站臺,為左小祖咒寫詞。

在朋友眼里,韓寒是個值得深交的男人。

2012年,韓寒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機,方舟子質疑其代筆。

一時間,網絡掀起大戰,從線上吵到線下,甚至有了千萬的賭約,徐靜蕾、范冰冰等人紛紛下場撐韓寒。

某次活動中,羅永浩問韓寒有什么相對方舟子說,韓寒隨手拿起桌子上的U盤說:“這個是U盤,也叫USB,我想對方舟子說,U,SB。”

這是之前的韓寒,鋒芒畢露,而現在的韓寒收起了刺,變得平和。

其實,他還是那個韓寒,變得是他的年紀和閱歷,讓他懂得了包容,不再去任性與吵鬧。

文學也不再是他的主業,取而代之的是賽車和電影,如《后會無期》、《乘風破浪》和《飛馳人生》。

一個人的成長在于他如何看待自己的青春和過去。

韓寒做的是與過去的自己和解,去適應日新月異的變化,而且他也不在想走出自己的舒適區。

畢竟,時代這個舞臺不會終結任何東西,謝幕的永遠只有自己,中年的韓寒不是所謂的浪子回頭,而是活明白了。

如果韓寒還是當年一樣,不去順從主流,不去迎合大眾,他的結局可能不會像現在這么左右逢源。

現在的社會早已不是他們當年看到的那個天下,流量當道、新人輩出,韓寒已經無法讓00后抱著《三重門》拜讀。

但是他還是與其他作家不同,不販賣焦慮,不嬌柔做作,而是選擇容納,與其冷眼旁觀不如參與其中。

雖然韓寒已經離文學越來越遠,但是他依舊相信“書中自有黃金屋”。

他的小說《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出版過100本限量版,并以988元的天價出售,很多人質疑他利用粉絲撈錢。

事實卻并非如此,這本書光是制作成本就達上千元,而且韓寒還在每本書的最后十頁附帶十克黃金,價值3000元,這部分由他自己墊付。

有人問他為什么這么做,他說:“從小有人對我們說,書中自有黃金屋。這是句真理,但這在我們這里沒能體現出來。

往往書讀得越多,日子還越不如意,我對此也無能為力,只能用最直接最粗俗的方式印證一回。”

韓寒創辦過紙質期刊《獨唱團》,一經上市因其犀利的言辭,辛辣的文風深受追捧,一售而空。

只是未獲刊號便出版帶來了麻煩,直接導致第二期被迫銷毀,韓寒又帶著團隊開發出了“one·一個”,以此來養活那些愛文學的年輕人。

在韓寒的身上,我們能看到生命給予的快樂和希望,這些普通的愿望是我們每一天實實在在的情感。

韓寒的眼光、判斷、反應、速度、參與感、明確的態度、他身上的普通屬性、感知快樂的能力,他的較真勁,已經在改變這個一再被涂抹得亂七八糟的畫面。

正是這些簡單的原則,維護了我們生存最重要的品質,也讓韓寒不同于郭敬明。

韓寒活得很清醒,很大程度上源于他的遠。

他遠離人群,不大受到社會各種各樣的誘惑和干擾,可以靜下來做更多遵從本心的事。

而眾人對韓寒最大的保護,恐怕就是,從韓寒那里,逐漸學會一種最為珍貴的品質,那就是獨立思考。

如今這個時代信心太過泛濫,旁人很容易被引導,他們缺的是敢、去做。

韓寒說:“你在臺面上看見我成功一次,我在臺面下就干砸十次,那又如何,我又沒死,不停地干就行了,人們只會記住你成功的那一次。”

在中國,應該出現更多的韓寒,因為只要還有夢想,即使時光倒轉,請繼續yesterday once more。

上一篇:ONE·一個:“離開”韓寒的日子 下一篇:沒有了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