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問答 >查看內容

如何堅持創作小說?

發布時間:2015-04-16 21:57|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如何堅持創作小說?

干布問:立志寫小說,忙活了一陣,卻遇到各種困難。記得一開始動筆的時候,發現連基本的遣詞造句都有問題,現在好不容易能把詞句寫漂亮點了,但又陷入了過分追求文筆卻編不好故事的窘境。感覺很無力,無法堅持,但輕言放棄又不甘心,怎么辦?

@K君 答干布:

無法堅持任何一件事情,不過是因為你害怕。

 

傳說中,最好的小說是一顆熠熠閃光的珍珠,它藏在莽莽深山,有巨龍守護。所有作者都必須帶上刀劍,向著未知的森林出發。

 

文筆是一道橋梁,橋梁上守著史萊姆。坐在電腦前打游戲時你覺得史萊姆弱爆了,但親身面對它巨大的身體,忍受黏液觸須抽在肩胛骨上的灼痛,你覺得史萊姆是世上最可怕的怪物。


百分之九十的作者,在史萊姆面前抱頭逃竄,從此不提寫作二字。


你留下了,用鍵盤和史萊姆戰斗。每寫出一個漂亮句子,就像一記完美的左勾拳打在史萊姆臉上。你有勝有負,而且逐漸勝多負少。

要不要冒險沖過去呢?


就讓史萊姆在背后追殺你,追上了挨一下,追不上就能跑得更快。

但是,橋梁對面一片迷霧,那里生活著更恐怖的怪獸。

 

聽說有一只叫“激勵事件"的惡魔,它身高一丈腰圍八尺,拿著尖銳的狼牙棒。誰想從他身旁走過,就要被他打無數下。每一下都這樣疼:


你寫得爛透了!

我根本看不下去!

你寫作文還行,小說,呵呵……

 

你精疲力竭,傷痕累累,打倒惡魔來到沼澤,那里守著一個“人物塑造”的女巫。她溫柔地告訴你:只要情節酷炫就好了,讀者就喜歡看主角受辱然后反過來打臉,誰關心人物內心?


是的,你有讀者了,他們很喜歡你的情節。


但是當你嘗試向更好的雜志投稿,編輯總說:


故事老套。


人物片面。

我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這本小說賣不出去。

有的人就在沼澤中沉下去了,他們的情節越來越復雜,人物卻蒼白得像紙片。他可以揮手滅掉十六個國家,卻不曾為人性而深夜痛哭。


也有人狠心打敗嬌媚的女巫,拋棄血淚換來的“情節寶典”,輕裝匍匐度過沼澤。

終于有一天,你來到山洞,山洞里面就是你苦苦追尋的珍珠,那是稀世的珍寶,震古爍今的文學

你衣衫襤褸,遍體鱗傷,激動得哭了。

但珍寶前守著巨龍。


那是龍,有十米長的翅膀,毒牙,會噴火,一只腳趾就比你的劍高。

你怎么打得過。

 

大師的作品能剖開社會腫瘤,直中人性深處,而你才二十歲,自己這一生還沒活明白,怎么明白人性和社會?還好,你找到小路,那條小路上有一行字: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用一生求索。

于是,你去讀書,去經歷,去思考。你用一生叩問內心,叩問世界,尋找人性和社會的真相。

 

喜歡咬文嚼字,真是對文筆精益求精?


不,你害怕橋梁后面更艱難的跋涉。你害怕強大的惡魔、女巫和會噴火的龍,你寧愿和守橋的史萊姆戰斗,至少這樣你認為你在努力。


但是一天又一天,歲月蹉跎,你老了,再也沒力氣打敗惡魔、女巫和噴火龍了。

甚至,你已經放棄了在文學這條路上走,并且認為自己沒天分。

甚至,你認為天下人皆瞎,那些病句連篇的小說可以出版,你花團錦簇的文章卻無人賞識。

 

你不曾看見,那些病句連篇的作者,他們匆匆沖過這座橋,和女巫搏斗得傷痕累累,并且被巨龍一次次掀翻在地,又一次次用缺口的劍支撐身體站起來。


有一天他們的文筆會變好,而你的故事,永遠停在橋上。

 

文筆,在小說的整個寫作過程中,只占非常小的比例。你有沒有嘗試過寫八種開頭,讓男主在咖啡廳、酒吧、教室、校園操場、公司電梯間、深夜小巷、海邊沙灘、相親會上和女主初見?八種初見,哪一種最好?

這比調整八遍語序字詞難多了。

或者某天深夜,你突然醒來,聽見你的男主怒吼:不,我不要去攻打魔教,我就想躲在江南和阿蘭過日子。但是你已經寫了三十萬字,所有人物都集合著朝魔教出發,男主卻突然反抗你。那時怎樣抉擇?


甚至,我寫過一篇小說,表達了我這一生的隱秘思緒,卻被人一針見血地指出——這篇小說空洞乏味,思想墮落。我花兩個月修改那篇小說,從此世界觀也不再陰郁。

 

恕我揣測,你寫過很多半途而廢的小說吧?文筆需要改進,情節、人物、主控思想、文本結構、戲劇沖突、對社會對人性的洞察……也需要改進。


這才是我們寫作之人,真正的戰場。

 

一場戀愛,反復修改男主的表白很容易,寫透他一生的悲涼卻難。

他是不是按照父母的期望考大學考公務員相親,一生平平穩穩,被夸“本分老實”,內心卻厭惡這種生活。他期待一聲驚雷令生活有所改變。她就是他的驚雷。

她是不是出生在重男輕女的家庭,尚在母體就險被流產,生下來名叫“招娣”。還好她聰明,考上大學離開那個重男輕女的可怕地方。但自卑如影隨形,她難以擺脫“女性是弱者”的潛意識。他就是她的療疾藥。

 

當文字到達更深的層面,你會發現詞組上的小技巧無關緊要。你可以抒情地說:“愛情,多么危險,多么迷人!”也可以很粗俗地說:“啥愛情,都是日久生情。”甚至什么都不用說,只描寫寒冷冬夜,男人提著公文包回家,在樓下看見自己家窗口亮著黃色的燈。

 

文字只是一座橋梁,橋梁那頭才是小說世界。


唯有走過橋梁,你才能看到真正的小說。那遠遠不止文字技巧。那要復雜、艱難得多。



 

走吧。

(見習編輯:衛天成)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