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完顏宗弼說 作者/釋戒嗔

發布時間:2015-04-08 19:13|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歷史短篇小說《有人說》系列之七)

1

完顏宗弼第一次聽到岳飛這個王八蛋的名字的時候,他已經在中原叱咤了好幾年了。
一直以來,對于南方的宋國人,宗弼只有一種印象,那就是他們都是窩囊廢,而且是相當窩囊的那種窩囊廢。
對于這種觀點,宗弼從來不覺得是自己偏激了,反而覺得這是值得慶幸的事,宗弼常想,要不是這些南蠻子這么窩囊,我們女真人怎么可能如此輕易地稱霸天下呢?
宗弼記得多年以前,哥哥宗望說起要進攻宋國的時候,自己著實嚇了一跳。那時候的宗弼覺得,雖然宋國確實是人傻錢多,但他們的人口畢竟是金國的好幾十倍,若真的打毛了他們,只怕我們也沒什么好果子吃吧。
不過哥哥說,我們也不是真的硬來,主要還是去中原試探一下,反正那邊富裕,能搶多少財寶便搶多少財寶。萬一他們反抗了,我們就退回北方的山里,我們這里這么冷,南方人就是打過來,也待不住嘛。
可是這一次的隨便打打,卻直接將大宋打得快亡了國,龐大的宋國被金國攻陷了京城,還抓走了徽宗和欽宗二帝,如果不是僥幸落網的皇子趙構,或許今天宋國早已不復存在了。

在見到岳飛之前,宗弼已經記不清自己打過了多少次勝仗,宗弼很喜歡看到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宋朝的軍隊逃竄的樣子,他們驚恐地呼喊著宗弼女真語的名字,大叫著:“金國四太子金兀術來了”。然后,就像見了鬼一樣四散奔逃。
宗弼想,或許今天發生的一切,就是中原人常說的風水輪流轉吧。在過往的無數歲月里,強大的中原人也曾經這樣在別人的土地上肆虐,讓別人稱臣納貢,自以為是世間的主宰,而如今這一切終于顛倒了。
宗弼覺得,自己大可再兇殘一些,反正歷史不會記載下如今的一切,因為不久之后的某一天,這塊富饒的中原土地,便會臣服于大金國。這里的孩子,只會讀到被宋朝皇帝和高官壓榨得無力反抗的原大宋百姓,是怎樣以萬分感激的心情去歡呼金軍到來的故事,他們只會讀到許許多多有關金兀術尊老愛幼的故事。
宗弼后來想,如果沒有岳飛這個王八蛋,那個屬于自己的故事,一定是一個很完美的故事。

2

和岳飛交鋒過幾次后,宗弼也不得不選擇一些以前從來沒有應用過的新戰術,諸如戰略性撤退之類的方式來對付宋軍。
宗弼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急切地想要了解一個人。宗弼也不明白岳飛是怎樣的一位領導者,怎么一夜之間,那些窩囊得讓人不忍直視的宋兵都變得一臉猙獰,像賭場里討債的打手一樣兇悍了。
宗弼派出去的探子回來得很快,只是他帶來的那些瑣碎又家長里短的消息,讓宗弼氣得快要從椅子上跳起來。
當然生氣歸生氣,宗弼總算對岳飛的狀況有了一些了解。岳飛是相州湯陰人,據說出生的時候,有一只大鳥從他家的房頂上飛過,所以取名叫岳飛。岳飛從小就有些暴力傾向,雖然家境貧寒,不過卻喜歡讀《左氏春秋》、《孫吳兵法》這樣一些玩權謀玩計策的書籍。等到岳飛再長大一些,精神層面的暴力已經不能滿足他了,于是岳飛拜了一位叫周侗的師父學習武藝,因為天生的好勇斗狠,血性兇殘的岳飛,居然不到二十歲便可以拉開三百斤的強弓,甚至還能左右開弓了。
岳飛最早的發跡是因為剿滅家鄉的盜匪,在岳飛的各種各樣的奸計面前,忠厚老實的盜匪中了招,他們頭目也被岳飛活捉了。
而后,岳飛和金國的軍隊交戰過好多次,相對于岳飛這種從小就玩心眼、玩狡詐、一肚子壞心思的人,自小只懂得在山里射小鳥追傻狍子的女真人自然要單純善良得多,所以在和岳飛戰斗中女真人屢戰屢敗。而岳飛也一步步發跡,最后竟然成了對抗金軍的主力。

雖然岳飛的邪惡成長史讓宗弼又心煩又痛恨,不過,在探子敘述岳飛的人生歷程中,還是讓宗弼感慨了好幾次。
比如探子說,岳飛從小的經歷便很坎坷,不到滿月的時候,就有過一次十分驚險的經歷,那一年,黃河決堤淹了岳飛的家鄉,岳飛的母親抱著岳飛坐在甕中,被波濤沖到岸上才幸免于難。
宗弼聽到這個故事,也不由得感慨中原人常說的那句“好人不長命,禍害活萬年”,是相當有道理的。
宗弼想,這個姓岳的王八蛋要有多邪惡,才能避得過這么大的劫數呀。

探子還說,岳飛對他母親孝順,岳飛母親長期生病,岳飛一直都是親自調理藥物為母親醫病的。
宗弼想,但愿岳飛的母親長命百歲吧,這樣萬一哪一天,自己真的被岳飛這個王八蛋打得招架不住了,我也可以派人把岳飛母親劫來做人質,估計震懾的效果應該也挺不錯的。

3

在之后很長的一段時間,有關于岳飛的消息都是壞消息,探子的報告很頻繁,但無非是岳飛剿匪成功,宋朝皇帝給他升了官,或者是岳飛再次通過玩心眼玩手段的方式戰勝了金軍,然后宋朝皇帝又給他升了官。

有時候,戰場上的消息讓宗弼覺得實在無趣,宗弼也會問問有關岳飛的其他消息。

宗弼覺得,這個心理陰暗的岳飛,其他的缺陷一定也很多。搞不好岳飛愛騷擾百姓,如果是這樣或許哪一天激怒了民眾,皇帝也不得不罷免他。又可能岳飛脾氣暴躁,有事沒事的抓幾個屬下抽一頓,這樣的話,搞不好哪一天就把下屬惹急了,半夜偷偷殺了他。

可是探子回答的內容,卻和宗弼想聽的完全不一樣。探子說,岳飛治軍很嚴,他們打的口號是“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有一次有個士兵拿了百姓的一縷絲麻捆扎芻草,岳飛立即就將他斬首示眾了。士兵夜間宿營,百姓打開屋門請他們進屋休息,也沒有一個人敢擅自進入的。由于岳飛作秀做得太完美,中原的百姓對岳飛的吹捧,已經到了令人無法忍受的地步,甚至有些地方還把岳飛的畫像供奉起來,終日朝拜。

更過分的是岳飛對自己的下屬,也玩弄著打一棒子給一個糖塊的方法。士兵有病,岳飛就親自熬藥,如果將領們遠征了,便讓自己的夫人去他們家中慰問;如果將士戰死了,岳飛還會撫養他們的遺孤,有個陣亡將士的女兒無依無靠,岳飛就讓自己的兒子娶了她為妻。如果打了勝仗,朝廷有封賞,岳飛也會全部分給部下,自己一點都不留。

宗弼很多次想把桌上的茶碗砸在探子的頭上,宗弼心想:這幫沒出息的東西,來來去去都是讓人敗興的消息,說一些諸如岳飛在戰場被流矢擊中不幸身亡,又或者是岳飛醉駕馬車,不幸掉進山澗里之類的消息有這么難嗎?

4

那段日子,宗弼總會想起家鄉的雪,宗弼會想起自己兒時在大雪中無憂無慮奔跑的場景,那份感覺是那么的單純和快樂。
宗弼不記得,自己是什么時候開始丟掉了這種感覺的,也許是開始于那一場又一場的勝利吧。
宗弼也不清楚,自己為什么會開始這份懷念,可能是因為挫折吧,或許只有摔倒的人才會渴望溫暖的手。
有關議和的說法,在那段時間流傳得特別多,只是宗弼知道,只要有像岳飛這種成天想著直接打到金國黃龍府的人存在,和宋人的戰爭就必須繼續,直到最好的那個時機來臨。

岳飛從軍營不辭而別的消息傳來,宗弼激動得把手中的酒杯都摔碎了。宗弼覺得好運氣好像來得太快了,自己還沒想出來怎么對付岳飛,他居然自己便放棄了。
宗弼很想知道,岳飛是不是被自己威武的形象震懾了,所以做出如此明智的選擇。不過探子說,岳飛的出走是因為和皇帝趙構鬧了意見。
那段時間岳飛為北伐做了許多的準備,宋國皇帝趙構對他也挺器重,趙構原本許諾過要增加許多兵馬給他指揮,可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趙構的許諾沒有實現。岳飛為此很不高興,最后岳飛單方面寫了辭職報告,回家為母親守喪了。
宗弼聽到這則消息,發現自己脖子上冒了很多冷汗,原來岳飛這個王八蛋真在背后籌劃了那么多小動作。宗弼甚至不敢想象,趙構如果真的把許諾的兵馬給了岳飛后自己的下場。
宗弼只希望,岳飛能成為一個有骨氣的人。有骨氣的人最典型的特征就是說一不二,就是既然決定了辭官,便永遠都不再回頭,就算是皇帝再催促也好、懇求也好、威脅也好、殺頭也好,他也是絕對不會回來了。
可惜宗弼很快便發現岳飛永遠是一個和自己對著干的人,因為沒過多久,在趙構百般的示好之下,岳飛又回到了軍中。

5

宗弼細想后,覺得岳飛的這一次經歷好像并不那么簡單,至少岳飛和趙構的關系,可能比自己之前想象的要復雜得多。
有人說趙構根本不愿意岳飛領兵打到黃龍府,把兩位老皇帝接回來和自己爭奪皇位,所以才不愿意給士氣高昂的岳飛更多的兵力。
只是宗弼覺得,也許更多的原因是趙構對岳飛沒有足夠的信任感。因為這個深受宋國百姓歡迎的岳飛,其實還有著性格的另一面。
宗弼聽說,岳飛的固執和暴躁脾氣其實由來已久,而且在任何場合任何人的面前都可能發作。前些年,有個叫萬俟卨的小官和岳飛客套,岳飛因為看不慣他,便當場給了他臉色看,還好萬俟卨只是個小官,也不影響什么大局,罵了也就罵了。
但這些年,岳飛的軍功卓越,便在皇帝趙構面前也不怎么在意了,和皇帝的爭辯自然是時不時就會發生,就連抗旨不遵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類似于這種以單方面離職來表達不滿的方式,岳飛也使用得挺嫻熟的。
宗弼甚至可以想象,每一次在朝堂上,面對著驕傲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岳飛,趙構復雜而無奈的表情。
宗弼知道,在趙構心中,最完美的臣子應該有岳飛那樣的戰斗力,外加秦檜那樣的懂得察言觀色,可惜岳飛永遠只能做到一半。
宗弼心中很看不起這個很擅長逃跑的皇帝趙構。宗弼想,如果岳飛這樣的人在我們大金國,有多少腦袋肯定都砍了。也只是趙構這樣窩囊的皇帝才能一而再地容忍吧。
當然看不起歸看不起,宗弼對趙構還是挺理解的,畢竟宋國可不像金國那樣擁有許多能征善戰的將領。所以趙構必須忌憚著岳飛,但對于一個兵權和人望已經大到了足以威脅和取代自己的人,趙構自然不敢輕易地把足以顛覆國家的兵權放在他的手中。
趙構也必須包容著岳飛,因為岳飛無法取代,他是趙構人生榮華富貴最強有力的守護者。趙構必須承受著岳飛這分不清是耿直還是猖狂的性格。

6

宗弼聽說,岳飛向趙構建議給國家立個太子的時候,被嚇了一跳。
宗弼一直覺得自己身為一個沒有太多禮教約束的北方人,性格自然要比南方人沖動耿直一些。不過宗弼自認為如果和岳飛易地而處,自己絕對沒有勇氣,向趙構提出立儲的要求。
因為宋國一直以來都有一個人人都知道傳聞,那就是近幾年趙構失去了生育能力,他的親生兒子也在前幾年夭折了。雖然趙構收養了兩個太祖皇帝的后裔做養子,但顯然還年輕的趙構并沒有放棄醫好病后,自己生一個太子的打算。
岳飛在這個時候,提出立趙構的養子為太子的建議,無疑是把趙構還沒有結好的傷疤再次掀開了。
宗弼希望趙構足夠聰明,這樣他就可以聽懂岳飛的這個建議的潛臺詞,其實是說他堅信趙構的病是治不好了,還是直接立太子算了。
宗弼不知道岳飛怎么想起來去提出這樣的建議的,即便是為了國家的穩定,也不該采取這樣直白的方式。
宗弼一直覺得岳飛是個有點沖動的人,但沖動到這種地步就是二百五了。
宗弼吃驚之余更多的是興奮,宗弼想,這一次岳飛這個王八蛋應該死定了吧。
宗弼最遺憾的事情是,不能將自己多年來總結出的一套懲罰囚犯的方法告訴趙構,宗弼覺得自己精選出的七八十種酷刑,都是比較適合岳飛的。宗弼只希望岳飛的死訊快點傳來,也好安慰一下自己失落的心。
可是這一次,趙構對岳飛建言的反應又一次出乎了宗弼意料,宗弼聽說趙構只是臉色變得很差,然后對岳飛說,不該你管的事情還是別管了,便輕易打發了岳飛。
宗弼覺得自己對趙構失望透了,對于漠視自己尊嚴的挑釁者,趙構最保守的反應不應該命人將岳飛亂刀砍死嗎?
宗弼覺得自己的人生遇到這樣兩個對手真是糟糕極了,一個是為了榮華富貴可以將自己的尊嚴貼在地板上的帝王,另一個是無知無畏,看不到危險,只會向前沖的愣頭青。宗弼覺得如果再和這兩個人纏斗下去,自己遲早也會變得像他們一樣低級。

7

宗弼知道岳飛被趙構囚禁的消息,是在秦檜主推的議和工作有了一些進展之后。
宗弼聽說大宋主戰派的幾位將領,那段時間都處于危機之中,宗弼也不清楚趙構如此行事,是不是想向自己釋放求和的誠意,不過宗弼總覺得這次的事件,挺像一個陷阱的。宗弼想,這些南方人一直都很狡猾,誰知道這次是不是君臣之間的苦肉計。說不定我們這里剛放松一些,他們就悄悄地屯兵作戰了。
宗弼唯一感到欣慰的是,負責審問岳飛的人就是那個當年被岳飛怠慢的小官萬俟卨,宗弼總覺得這一次岳飛應該不至于全身而退了。宗弼覺得如果自己是萬俟卨,一定會把岳飛要吃的每道菜都吐上口水,可惜萬俟卨應該不會像自己這樣聰明。
宗弼聽說岳飛的罪名很多,比如不肯救援淮西的友軍,導致戰局不利以及脅迫朝廷給予兵權等等。
宗弼知道岳飛最大的罪名一定不會是寫在紙張上的這樣,因為岳飛真正的罪名是他讓趙構寢食難安了。
宗弼并不確定趙構會如何對待這個曾經讓他依賴的人,但宗弼相信趙構對岳飛的依賴和他對岳飛的痛恨一樣多。
宗弼相信在無數個夜里,趙構都會因為岳飛的存在而睡不著。
宗弼覺得趙構等待可以遠離岳飛的時機已經很久很久了。兵力和士氣都開始恢復的大宋,已經有了和金國對抗的實力。
宗弼一直在揣測,當岳飛不再是一個必不可少的因素的時候,趙構是否會讓這個因素徹底地消失。

8

宗弼聽到軍營里震天的歡呼聲,才確定了岳飛死亡的消息。
宗弼聽說岳飛死在了監獄里,連同被殺的還有他的兒子岳云和部將張憲。宗弼聽說,所有為岳飛抱不平的官員都受到了處罰。宗弼知道這一次趙構是下定決心了。
宗弼還聽說,中原的老百姓痛哭的聲音和金國軍營里的歡呼幾乎一樣大。秦檜夫婦和萬俟卨尤其遭百姓們的痛恨。
宗弼很佩服趙構讓人幫他背黑鍋的本事,不過或許中原的百姓們并非受到了蒙蔽,只是他們拒絕相信,自己心目中神圣的天子,只是一個擅長過河拆橋的人。
當然宗弼覺得,在岳飛的故事里,最應該承擔責任的,顯然既不是趙構也不是秦檜,因為引導我們走入人生結局的人,其實就是我們自己。
“太委屈”這個原本不該存在于岳飛身上的詞語,只是不明內幕的百姓無奈的嘆息罷了。因為大多數所謂不公平的劫數,往往只是為自己曾經的過錯贖罪,與忠奸并沒有什么太大的關系。
也許在未來,在很多年以后,這個叫岳飛的家伙會被神化,那可能是因為他的人生已經被定格在還沒有來得及犯下更多錯誤的時間里。
宗弼知道那個壓迫著自己,讓自己一刻也不敢松懈地去戰斗的人已經不在了。這一次,宗弼覺得也許金國和宋國之間,和平的時代終于就要來了。因為兩個國家互相畏懼的形勢已然成型了。
宗弼伸出手去感受著空中那些已經帶著涼意的風。
宗弼很喜歡這份冷冷的感覺,因為它愈發有些像自己家鄉的味道了。

(參考資料:《宋史·岳飛傳》、《宋史·高宗紀》、《宋史·韓世忠傳》、《宋史·秦檜傳》、《宋史·萬俟卨傳》、《金史·完顏宗弼傳》、《建炎以來系年要錄》)

 

釋戒嗔,作家。@釋戒嗔

(責任編輯:金丹華)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