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充電男朋友 作者/程安

發布時間:2016-05-30 10:23|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第一次發現男朋友需要充電,是在我們正式交往的一個月后。

那天我們一起去看電影,他想看槍戰片,我想看科幻片,我們在柜臺邊爭論。他沒有像往常一樣讓著我,也沒有跟我解釋為什么要看槍戰片的理由,只說了一句“我不想遷就你去看科幻片”。我一愣,就在身后隊伍的抱怨聲里,他買了他想看的槍戰片,沒有再多問我一句。

從買完票的那個瞬間,我就在思考為什么他會這樣,以至于電影放到了一半,我還沒晃過神。

黑暗里的他表情嚴肅,目不轉睛地看著大屏幕,一雙手,捏成了拳頭,放在自己的腿上,時而松開,時而小力砸自己的腿,儼然進入了劇情。

我向來不喜歡看槍戰片,加上錯過了前半截,根本沒法進入狀態,有些不愉快,拿胳膊搗了搗他,卻聽他說,“這個爆頭漂亮!”

投入得忘我了?

我更加不愉快了。

于是稍微用力地拍了他一下,問道:我的水呢。

他的眼睛依然沒有移開屏幕,像是應著劇情般回答我:沒買。

我這才仔細看了看,發現我們什么都沒買,沒有飲料,沒有零食,就這樣干巴巴地看著電影。我看著周圍的人,在槍聲的“砰砰砰”里,往嘴里塞著各種零食“咯嘣咯嘣”。向來被鞍前馬后,一時間接受不了這個落差,我一沖動,就站了起來。他這才反應過來,小聲問我:你干嗎?

后排的人開始抱怨我擋住了視線,我索性就跑出了電影院。

過了一會,他追了過來。我們坐在電影院外圍的座位上,沉默著不說話。

他突然牽過我的手,說:對不起,其實我一直沒告訴你,我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充電一次。剛剛沒有遵循你的意見,是我的自我充電機制。

充電?

我噗嗤一下笑出聲來。之前鋪墊那么久,就是為了這么嚴肅地編了個理由來哄我啊,真逗。

他告訴我,他的充電表現方式,不是真的連接插座,讓電從身體里流淌,而是選擇性地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副作用就是在那個時間段,可能會忽略外在環境,尤其是我。

我才不信呢,我活了20多年,從來沒聽說過,男朋友還需要這樣形式的充電。每個男朋友,從田地里收割過來后,不都是只需要曬曬太陽就夠了嗎?

可是時間久了,我越來越發現,男朋友說的充電不是個玩笑,他的充電行為,漸漸穿插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比如說,以前一起跑完步,我累了,他會背我回家,但是現在不會了,有時候還會不耐煩地說我不懂事,他也很累,然后兩個人一路別扭不說話地走回家。

比如說,一些常規的節日再也沒有收到鮮花巧克力,我問他為什么不送我花,他卻覺得那些東西不足為道,還給我舉例子說,你見過考完試還狠勁復習溫書的人嗎,我們這就已經老夫老妻了,在意那些干嘛。

再比如,以前不小心碰到了他電腦關機鍵,我緊張得要死,他卻哈哈一笑,覺得我小心翼翼的樣子特別可愛,但是現在,我催促玩游戲的他陪我逛街,催了半天,一氣之下按了關機鍵,他卻蹦了起來。

這樣反差的例子,實在舉不勝舉。

最讓人氣憤的是,有次跟他說,我想去吃火鍋,他卻頭也不抬,說吃完火鍋一身味,好臭?上乱粋瞬間,他接了一個電話,換了衣服就往外跑,說朋友們約吃火鍋。

逐漸平淡的感情,讓我不堪重負。

我萌發了分手的心思。

后來,我們分手了。

分手之前,他充電了好長一段時間,這段時間里,我們彼此都沒控制住情緒,互相不退讓,吵著吵著,也不知道是誰喊出了分手,另一個就喊著不分是孫子。

不久后,他穿了一身露了半截腿和胳膊的衣服,登門道歉,開口就喊我奶奶,逗笑我之后才愧疚地說,那幾天,他在充電,希望我能原諒他。為了體現誠意,他送了一瓶我長草很久的香水。

和好之后的我們,也度過一段完美的熱戀期,這個期間,他沒有進入充電狀態過。

然而好景不長。我沒想到,很快,他就因為一碗餛飩而陷入了充電狀態。

那天我們一起去外地玩,一路閑逛拍照。傍晚時分,兩個人又累又餓,他問我想吃什么,表示如果我沒有什么特別想吃的,就帶我去吃這邊最地道的餃子。

于是我跟著他走進了一家餐廳?墒菛|西端上來,卻是一份餛飩。我遲疑著叫過服務員,正想問是不是上錯了,卻見他夾起一個就開吃,被燙得吸著氣說好吃,然后讓我也嘗嘗。

我看著他,說,這不是我們點的餃子。

他一下子就不高興了,拿過盤子一口一個地吃了起來,直到把一盤都吃完,開始數落我。大意是覺得我過于矯情了,都是有皮有餡的,能有多大差別,能吃不就行,還管它是什么種類。一直出了店門,還怪我剛剛太矯情,讓他面子掛不住。

我頓時覺得很委屈,明明是他要給我點餃子,服務員上錯了,憑什么就責怪我。一時激動,就哭了起來。

半晌,他說了一句“對不起,剛剛我又在充電了”。

我站在路邊的梧桐樹下,看著路燈透過樹葉,落在他臉上斑駁的光影,不知道該不該責怪他。但肚子里傳來的饑餓感,讓我突然間不想說話。

不止一次覺得,男朋友充電這個行為,我挺無語的。但是每次充完電,他也會來哄我。

我們吵吵鬧鬧分分合合許多次后,漸漸有了一個認知,他的充電期,讓我不痛快,但是仔細想想,又的確沒造成類似劈腿暴力等原則性問題,如果說有問題,或許正如他所說的“我是把你當做自己人啊”。

有次喝下午茶的時候,我實在忍不住,問閨蜜:你們的男朋友要充電嗎?

她們都很驚訝地反問我:這個世界上還有不需要充電的男朋友嗎?

那刻,我恍然大悟,原來男朋友這種生物都是要充電的。

那個下午,我聽著朋友們訴說著自己的男朋友各種充電狀態,也附和著大笑。最后,她們勸我盡量放寬心,既然他們要充電,我們也學會充電就是了,人生苦短,何必為了自己以外的人和事情不開心呢。

散場的時候,我看著她們撒著嬌給男朋友打電話讓來接。我也學她們的腔調打了一個電話,電話里男朋友告訴我,他正在充電,沒法來接我。

放下電話,我笑著說,男朋友開車掉頭不方便,讓我去路口等他。然后自己打算偷偷擠公交,卻在公交站撞見了閨蜜們,大家互相笑著解釋:男朋友突發充電中。

前一天我還在想,男朋友充電的這種行為,我要么繼續忍,要么再次分。

可是既然全世界的男朋友都需要充電,那么,我換了一個,不還是也要經歷這個歷程嗎。閨蜜們都說,得過且過吧。

或許,我沒能生活在一個好的時代。這個時代的男朋友,一開始是純天然的,當從地里摘回來之后,失去了大地的養分,太陽能已經滿足不了他們的需求了,就不得不需要各種形式的充電,方能維持他對我的熱情。

偶爾,一陣陣的,終究好過一個人獨自打發漫漫長夜,和復制般的一天天。

或許,有一天,我們也會成為傳說里的同床異夢一樣吧。我相信,這一天,終會到來,只是早晚而已。但我內心里,又在期待,它不要到來。

但是,有天他興沖沖地跑來找我,想和我一起去旅行。

可是我還沒聽完整個旅行計劃,我就拒絕了他。真的,實在太無趣了,而且我明明之前告訴他,他說的這個城市我以前經常去出差,早玩膩了。

他一溜煙跑開了,后來幾天都沒他的消息,直到我看了他的朋友圈,原來他跑去旅行了。我看著共同好友點贊評論說,你和你女朋友感情真好啊。

我掃了一眼,繼續下滑,去看其他人的朋友圈,默默地給他們每個人點了一個贊,包括男朋友。

刷完朋友圈,我接到一個電話,也收拾包裹,出門了;蛟S,女朋友這種生物也是需要充電的吧。

兩天后,我們都各自回了家,大家都沒有說起這個假期都玩了什么,各自刷了手機,直到夜深。

在他的鼾聲里,我無數次翻著身,回憶著這次的充電,心里并沒有一絲絲開心。我還是想和男朋友好好地生活啊,想要平淡的日子里,多一些浪漫和關心,竟是這么難。

我想多關心他一點,換來他的一些體貼。

不管怎樣,男朋友充電的頻率還是越來越高,時間越來越長。有時候一個月,我們都不怎么說話,大家在一個房間里,各自對著自己的電腦,或忙自己的工作,或各自戴著耳機看劇。

我們再也沒有相擁一起,吃著膨化食品看著劇,話說得比劇情臺詞還多了。

就連做愛也似乎像是例行公事,沒有激情,也不樂于解鎖新姿勢。

有時候,我剛嘟著嘴,要撒嬌抱抱,他就會皺著眉說,現在是我的充電時間。

每當這個時候,我就在算著日子想著,我們交往一年了,好長啊。年輕的時候,拉一分鐘的手,都能回味一個深夜,如今呢?

“我們結婚吧。”

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說這句話。

沒有想象中的單膝跪地求婚,也沒有布置特別浪漫的場地,甚至連個燭光晚餐都沒有。就在這間大排檔上,我剛打開了一瓶啤酒,打算自我麻醉,卻聽到他說這句話。

早在年少時,我還幻想過,以后結婚之前一定要男朋友很隆重浪漫地求婚,最好是我再拒絕個幾次,顯得格外矜持。當然了,為了給他面子,事不過三,我得在第三次伸手讓他給我戴上戒指,然后雙手捂臉,控制激動的淚水不要流下來。

最好周圍的人都很配合地喊著“在一起在一起”。雖然很俗套,但是生活嘛,我們不經歷到那一步,所想象的不都是俗套的聽聞么?

 

我抬頭看了一眼他,他正夾著一塊雞腿,半截咬在嘴里,嬌嫩的肌肉包裹著骨頭在筷子上顫動著,咀嚼了一會,一根還拉扯著一些殘肉的骨頭從他的嘴里吐出來。

他看著我,筷子還在盤子里劃拉著,似乎在等我的答案。

“好啊。”

我也答得家常便飯,心湖似乎蕩起了一絲漣漪,但是過于輕微,我都不確定是不是,剛剛有風吹過。
婚后的日子,更加老夫老妻,像是清湯寡水。

晚飯后,常規地一起散步,一前一后。

畢竟這天漸漸熱了,如果像剛熱戀那會緊緊地牽手,還沒一分鐘,都汗噠噠的黏濕。

我跟著他的步伐,想著新來的小鮮肉同事給我發的曖昧短信,直到聞到一股花香,才恍然,我們竟然走進了一家花店。

他是要送我花嗎?

他有多久沒送我花了?

我的心不禁開始加快跳動起來。

他挑過一捧鮮紅的玫瑰,徑自走到收銀臺,付錢簽字。全程沒問過我。雖然我不喜歡紅玫瑰,但是我喜歡他給我買紅玫瑰時候的樣子,那個有些小霸道喜歡給我驚喜的男人回來了?

我抱著這捧紅,一路心花怒放地回了家。一邊往花瓶里放,一邊問他,“你怎么突然給我買花啊。”

“今天不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嗎?”

心中竊喜,他居然還記得。沒想到,他還會欲擒故縱呢。

“結婚是件極其耗費能量的事情,我覺得吧,在下一個紀念日到來之前,我得充很長一段時間的電了。”

可是你昨晚才充過電啊,我咽下去了這句話,笑容僵在臉上,問他,“很長是多久?”

“一年吧。”

“一年?”我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他挑挑眉,換上衣服,朝袖口噴了噴香水,向門口走去——

“或許不止一年。”

我看著他陌生又熟悉的側顏,在光線的暗處,變得模糊,這些年的生活,不?爝f地在腦子里浮現,突然間而來的“吱呀——”聲打斷了我。房門瞬間打開瞬間又關閉,他和我,已然隔了一道屏障。腦子短暫地一片空白后,閃過一個小火苗——新同事發的短信,我要不要回一條呢?

(責任編輯:金子棋 [email protected]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