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為了愛而開始的旅行 作者/陳雪

發布時間:2018-04-17 16:28|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經過幾個月忙碌的工作之后,我們一起討論旅行的計劃,什么時候出發,去哪呢,找機票,訂住宿,上一次沒有任何工作而出發的旅行,是2009年時我們一起去花蓮,但仔細想想,那次我還是郵寄了一箱文學獎的長篇小說稿子去民宿看稿。

這些年來我們一起去過好多地方,我若不是去演講、開會就是去打書,旅途中我總是在忙,甚至比待在臺北時更忙碌。對我來說,出遠門意味著加班,旅行是雙倍的勞碌。

“要花很多錢,你真的舍得?”戀人說。

“我們都沒有純粹出國去玩,這么多年來一次也沒有。”我說。

“花自己的錢買機票訂飯店,你很心痛吧!”戀人又問。

唉呦,痛。

好像光是這個句子就可以讓我心痛似的,我摸摸胸口,好像真的有點痛痛的,多年來節省度日習慣了,為自己買點什么、有什么奢侈娛樂,對我來說已經變成了很困難的事,實在是因為以前太苦了,年少時家里欠債,成年后我為了寫作一直處在貧困邊緣,真的是每天都活在被錢追趕的處境里,以往我最怕接到家人電話,父母總是因著各種問題,三萬五萬要我寄回家,于是這兩年我自己經濟狀況改善了,爸媽也領退休金了,但我還是習慣有什么多余的錢都攢下來,我總是擔心隨時會有什么狀況出現,急需大筆用錢。

我雖然對自己這么嚴苛,對家人卻很大方,只要家人有什么需要,二話不說立刻匯錢過去,買給爸媽的東西也都毫不手軟。前段日子我弟媳生下第一個寶寶,年輕的他們在大城市里討生活艱難,家里還多了一個小寶寶,我感覺自己責任更重了。

“真的要去?”戀人問我。

“要去。先訂了再說。”我用破釜沉舟的決心說。

下午我們出去走走,沿途兩人都還在拿自己的摳門開玩笑,他需要打球的外套,我們去運動用品店逛,看來看去,也下不了手,戀人買東西非常謹慎,總是想了又想,看了又看,他不輕易買,也不隨意買,得找到真的喜歡、需要、合適的,才會買下,買了之后就很愛惜地用,很少買到不合用的物品,總是物盡其用,到最后才很謹慎地送進回收箱。

我們去逛書店,先看看旅游書吧,他說,“看了旅行書,到最后說不定真訂了機票又退回,感覺也像是去過那兒了。”

“又不是麥兜。”我說。

“麥兜更可憐啊,去了太平山,還以為是馬爾代夫。”她說。我們就聊起了很喜歡的香港動畫片麥兜的故事,麥兜想要去馬爾代夫,貧窮的母親異想天開,帶他去了太平山海洋公園,麥兜依然開心地以為那就是馬爾代夫,那真是悲傷的窮人孩子的故事啊。

我也是窮人家的孩子啊,雖然始終脫不掉窮酸的氣息,但我內心深處其實為自己仍保有的這份窮酸節省感到可貴,雖然早已脫離貧窮生活,但作為一個創作者,也難確定生活有什么保障,我希望自己不管如何還是能夠過著最低限度的生活,不把奢華當作理所當然的目標,那么任何靠著自己能力到手的東西,都會變得無比珍貴。我內心仍有聲音在說,不管什么生活我都可以過下去,寫作就會變得自由。

“說不定最后你會說,還是去臺東住兩天就好了。”戀人說。

“可能會改去花蓮。”我笑道。

那也都很好啊,那都是我們很喜愛的地方。

但我還是會自己花錢跟他去旅行啦,因為這不是不為什么而去的旅行,是為了愛而去的旅行啊,我想去一個安靜的地方,兩個人傻傻一起度過好幾天。

 

昨晚訂了機票后,我們去吃晚飯,再慢慢散步回家,雨濕的街頭,空氣似乎變得干凈了,也或許是因為終于把旅行的事項辦妥,心情安定了些,兩個人在路上走著,好像就要出發去玩了似的。

“今天為什么穿得像青蛙一樣?”戀人問我。

我只是穿了綠色上衣而已,“因為要去玩了啊,我現在也是旅行青蛙。”我傻笑說。

“其實出遠門我很累啊,要查機票,訂住宿,你什么都不會,又沒有方向感,這些事都得我來做。”他苦笑說。

“謝謝你啊,辛苦了,這次我也要做功課,回家我要開始來研究一下旅行書。”我笑笑求饒。

咦。我發出納悶的聲音。

“你又看到什么了。”他問。我們路過了一個鹵味攤。

“不是你以為的那家啦!”他說。我以為看見了我們喜歡吃的老伯鹵味攤,但根本是不同方向,所以我沒說出口,只是咦了一聲,還是被發現了。

“你真的完全沒有方向感!”他驚叫。

“你應該很習慣了!”我說。

“沒辦法習慣啊,每次你都刷新紀錄。”他說。

我三十歲的時候常常一個人去旅行啊,自己瞎矇瞎撞也都很順利地回來了。我很想抗議地說,但那些完全不做功課的旅行,全憑運氣,沒什么好拿出來說嘴的。

我知道這樣不好,但我很喜歡把命運交到他手上的感覺,這些事要是讓我操辦,肯定是不一樣的結果,我當然也可以做啊,結果就是大冒險跟大驚奇,讓他心驚膽顫。我曾經負責訂票,訂了高鐵票臺北臺中來回兩人份,結果到了高鐵站才發現我訂的是兩周前的票,早就過期作廢,而且是來回票啊,只好全部重買,那才真叫心痛呢。所以只要是兩人一起出門,這些事他都會確認再確認。

我喜歡看戀人很專注地在網絡查資料,很神奇地在各個網站比較,妥帖地把每個環節處理好,那種謹慎跟仔細,那時刻我認真地知道我們是天南地北或者說根本是兩種不同成分組成的人類,這樣的我卻愛上這樣的他,或者該說,他會喜歡我這樣迷糊的人簡直是太奇怪了,我做什么都是瘋瘋癲癲的,他卻是那么細心謹慎的人。

“你怎么會喜歡上我這種人?”我笑他。

“你以前沒有這么嚴重。”戀人說。

我們牽著手走回家附近的小巷子里,家就在前面了,我們應該更常這樣出去走走的,這么天南地北地閑聊。

家就在眼前了,推開門,小小陽臺上的植物慢慢生長,貓咪在紗門前等待,屋里的一切都是我們的。我們卻以為要到遠方去,愛情才能常保新鮮。

在家也好,外出也好,戀人們要經常在路途上,才會發現,就是那個回家的動作,確認了愛情的方向。

責任編輯:阿芙拉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