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12月,請對我好一點 作者/梁瑩

發布時間:2018-12-07 15:56|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一年

文|阿芙拉

今年的一月份是以一杯芝芝莓莓炸開之后灑了我一褲襠開始的。那種貼著皮膚的冰涼漸漸變得濕熱的感覺,讓我想起以前男同學從正面扔向我的一坨雪,那坨三月的雪特別硬,它先是砸到我的下巴,然后從領口掉進懷里,被青春期少女溫熱的胸脯融化,順流而下,最后鉆進了腳底。

不過我安慰自己,一月份開始錯了也沒有關系,農歷新年還可以重新開始一次。

一進入二月,我就為回家過年積極地籌劃起來,我們都市麗人回老家想要不失體面,首先就是要去燙個頭,燙完頭的第二天,我哭到下不了床。是真的丑啊。二月份的悲傷到此還沒結束,大年三十在樓梯下把頭撞腫的我,整個大年初一都在醫院拍片。

果然農歷的新年也開始錯了。所以三月的煙雨飄搖的南方,讓我持續感冒了一個月。等我走下病榻,法租界的懸鈴木已經長出了層層疊疊的綠葉,上海四月的下午迷人得不可錯過,同樣不可錯過的女孩我坐在交大的草地邊曬太陽,想到愛情和文學,想到了炭烤羊腿和流逝的時間,心情柔軟得想親吻一個人,就在這時,“叭”,我涂著色號為詹姆斯的口紅的嘴唇被一個玩耍的小學生打破了。

被小學生打哭后,我的運氣好像好了一段時間,入夏后日子過得特別快,也特別快樂?赡苁且驗槲以跂|京和年輕的氣息撲面而來的師弟師妹們度過了兩個動人的夜晚,可能是因為我去現場聽了77歲的Bob Dylan唱歌,可能是因為我買了Switch玩塞爾達。然而九月份的我又過上了今天我也不高興的日子,不是因為命運做了什么糟糕的安排,而是因為塞爾達通關了,第二遍。

到了這一年的金秋時節,我隱約捕捉到一些收獲的氣息,審視大半年過去了還是一無所有的自己,忍不住想抓緊第四季度沖一下業績,所以辦了張健身卡,卡拿到手的一瞬間,我似乎已經看到汗珠性感地從我的馬甲線上沁出來。然后九月最后一天,我不小心扭傷腰和肋骨,十月份又是以去醫院拍片開始的,我就這樣伴著會呼吸的痛躺了整整一個月。

再次走下病榻的時候,法租界的懸鈴木已經落了一地,秋天短暫得只剩一個雨天的傍晚,坐進喜歡的小店,喝了一杯鼠尾草雪梨酒。

十二月對我來說是冬天真正的開始,而我過冬的原則只有一個:多吃點,不期待。

 

散步去

文|衛天成

我感覺人們對于12月的心態是微妙的。

所有的計劃和目標都積攢到了最后一個月,好像不搞定不行,也可以理所當然地拖延到下一年,好像搞不定也行。

生活給我們的答案多么令人驚喜。時間也并沒有那么殘酷,恰恰相反,時間證明著時間的寬容。當我們認為時間像流水的時候,卻很容易忽視它們的一個共性——讓人覺得松弛。

所以我其實挺反感大多數人那種故作緊迫、又徒勞地對著1月2月3月……乃至12月大呼小叫的樣子。明明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時間從來不會對你好一點,也從來不會對你壞一點。

已經不會再立無聊的flag了。制定一個計劃在我眼里是一件需要謹慎為之的事情,我覺得只有在這種時候,時間反倒會體現出它的殘酷性——制定計劃,把一個個待辦事項放入某年某月某天的同時,時間也在切割你。

最近在追的日劇《我們由奇跡構成》里的一段臺詞很想在這里分享:

“相河老師說他沒有什么目標,那也就是對現狀很滿足吧。”

“沒有目標的原因,是在專注于眼前的事情的時候,目標就被實現了。”

應該是這樣才對。

總的來說,這一年是用散步的心情度過的。就是,當你散步的時候,你只會想著散步這一件事情,只有散步的過程,沒有任何期待,本來你散步就不會想要去獲得什么,你只是散步而已。

所以,度過也只是讓它度過而已。對我而言,這有明顯的裨益,即換來情緒的穩定,似乎沒有特別高興的時刻,反正本來也不太會有,但也終于不會再有特別難過的時刻。

淡然一點。饒過自己,也饒過要被自己歸咎的一切。

有這樣的心態是我某一天突然懷疑,我們可能早就被置于一個巨大的騙局之中:

如果“得到”和“失去”,都只是中性詞呢?

 

就像在一顆動蕩的核中

文|金子棋

有時覺得我們的生活就像在一顆動蕩的核中,核的外面是鮮美的果肉,橙黃橙黃的杏子,也可能是桃子,一卡車一卡車,被運往未知的目的地。在這個季節里,我們總會去往更北的北方,更冷的霧氣里,外面是一片白茫茫。

在核里搖搖晃晃,又因為果肉溫柔的包裹,安全又慵懶,這大概就是我們的生活狀態。如果沒有人咬破甜美的果肉,我們就永遠看不見外面的世界。

進入12月,一切都變得慢下來。早晨,我躲在故事里,我的朋友們慢慢蘇醒過來。最先醒來的那個人問我她男朋友是不是傻逼,居然因為華為的事情一大早跟她吵崩了,互刪微信。第二個醒來的朋友問我她每天都被噩夢嚇醒怎么辦?是不是不能在北京待了,要不要去上海?東京?首爾?新加坡?第三個醒來的朋友問我為什么每天醒來都這么累,只想再鉆回被子里睡,他會不會得了抑郁癥,所以總是不想去上班?第四個朋友給我發語音哭著說她瞎了活不下去了,后來發現原來是戴了一晚上美瞳睡覺忘記摘了……

我一次次地放下書,為他們解答疑問,就像在玩游戲,一個個關卡擺在面前等待我去闖關。我很喜歡玩游戲,但我更喜歡被需要的感覺。

我幾乎沒有這些尋常的煩惱,就算有人咬破果肉,我看見了外面的世界滿目蒼夷,我依舊會因為發現了硝煙中的一朵小花而感到高興。

每天都有無數的美好等著我。

一想到爆炸好看的《風騷律師》還攢著兩季沒看就能從夢中笑醒。笑醒后,找到一首最符合今天心情的好歌,Chet Baker又或者是江美琪,一邊吃早餐一邊哼哼唧唧。去陽臺上曬昨晚洗好的內衣褲,窗外沒有太陽,還下著雨,太好了,又可以穿上酒紅色的雨靴搭配黑色毛呢裙。如果時間還足夠多,就看上兩頁麥克尤恩的小說或者兩首狄金森的小詩,望一眼書架,還有那么多好書可以看,就覺得自己是如假包換的富婆,我擁有的真是太多了。

我擁有電影場景般的壞天氣,也擁有無盡的好天氣。我擁有嫉妒我討厭我冷落我的陌路人,也擁有無論如何都站在我身邊的好朋友。我擁有買口紅總選不對色號的壞運氣,也擁有買彩票連中三天五塊錢的好運氣。我擁有雨水、淚滴、落葉、黃昏。我擁有你。

鮮美的果肉包裹著我,我在核里駕駛著一輛運送杏桃的卡車,盤山公路上下顛簸,可我很清楚目的地在哪里。

到結尾的地方才發現標題寫錯了。悄悄改一個詞。

12月,請對自己好一點。

 

淡薄無味比大風大浪更加要命

文|梁瑩

“十二月”這三個字天生帶著一種涼意,對于一個南方人來說,一個氣溫不過分的冬天已經算是一種饋贈。十二月是一個讓人做事提不起勁頭的月份,前幾個月還能在朋友圈看到有人發每月祝福,這兩個月已經沒有了。人的積極性是要被消磨掉的,發“十二月請對我好一點”之前,先回想一下一月、二月到十一月都是怎么對你的,這個時候按下右上角的放棄發送就變成一件相當果斷的事情了。

十二月,想做的事已經太晚了,或者太早了,這是時間帶給我們的好借口:一年將近,新計劃可以放到明年了,也算是給“新年新氣象”添點彩頭。

上班族習慣用節假日來標注時間節點,上一次放假已是國慶,下一次放假還要等到明年,從中可以得出人類站在食物鏈頂端的原因:哪有什么弱肉強食,人類只不過是把冬眠的時間都拿來工作了。

這是一個令人憂心忡忡的話題,像一個完整句子的后半句:十一月讓我飽受摧殘,十二月請對我好一點。于是就開始翻舊賬,十一月到底哪里對我不好了。其實也沒什么,能過去的問題都不是大問題,過不去的問題依舊會纏繞著你,十二月就算真的對我好一點,也不抱能好到多大程度的希望。

就連減肥也陷入了平臺期,體重永遠在同一個數字上波瀾不驚,學生時代多么希望自己能一直保持如此穩定的分數,那時穩中求進求而不得,現在穩中求退求而不得,把人生中的一些事情追求的結果換個位,就能舒坦不少,然后生活總是變著法子來為難你。

前幾天我去水果店買火龍果,上面貼著的價簽是15塊9毛6,掃碼的時候老板只收了我三塊錢,不禁產生了貪到小便宜的竊喜。直到晚上切水果的時候發現,火龍果似乎是因為快過期才打了折,并非少收了錢。

這件事情使我有所感悟:生活中許多好事并非無懈可擊,只是高興得太早罷了。

最后我又意識到,雖然大家都討厭空歡喜,但是“高興得太早”,也算是發現了事物可高興的價值,總比日子平平淡淡地偷渡過去要好。淡薄無味有時比大風大浪更加要命,好像成了時間在消費你,而不是你在消費時間。如果之后還能以一種積極的情緒想起這個十二月的經歷,就算是生活圓了我一個“十二月,請對我好一點”的小愿望了。

責任編輯:一個App工作室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